记事本

在时间的答案里

by Jianfei Wang, 2022-08-20


看了一眼时间,不知不觉我来到现在的单位还有几天就满三年了,中国人常以三年为一个小的周期,初中三年,高中三年之类的,那我也可以将现在我的工作也简单归纳三年。

我其实不怎么愿意与朋友们甚至是陌生人分享我的工作,问起来也只是简单的透露,但他们无一例外都对我的工作很感兴趣,不过越是这样,我越觉得心酸——因为背井离乡又流浪天涯(我一般笑称亡命天涯)的生活让我越来越厌倦。

我大抵是厌倦了四处自由的生活了,与朋友们所说的:羡慕我到处溜达,可以在中国各地体验不同的生活是很有趣的事情,而像《围城》里那句经典的句子一样:

「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

特别是在现在疫情的糟糕阴影下,作为外乡人需要被隔离,而绿色的健康码又变成了新时代的“良民证”,没有它你寸步难行。

言归正传,三年前我进入现在这家单位完全是一个机遇。在此之前我是一个废物,什么事也做不成。当时喜欢的女孩子那时候去了美国,在临走之前对我表示失望,加之当时我的心理调节能力很差,索性就破罐破摔,天天荒废自己。我父亲很憎恨我这样的行为,他是一个相当健谈的人,到最后面对我都无言以对,可20岁的我依旧恬不知耻,总想着未来可以乘风破浪。

于是在19年的春季,我终于决定还是踏出家门工作,我已经被困在家里许久了——而困这个字也很有意思,四面都是封闭的。所以,走出去才不会被困,我当时还留着一头长发,从安徽抵达了我之后一直工作的地方,天津。由于我有丰富的沿海城市生活的经历,所以我没有什么不适应的情况,但人荒废太久,突然工作就会打退堂鼓。我坚持了几个月之后,拿着微薄的工资,最终还是决定回滚到以前的生活,在天津港的码头连续抽了半包烟才敢拿起电话告诉我父亲。电话那头,他冰冷又简短的语句让我如淋大雨,他告诉我正好过几天他也要来天津出差,走的时候会把我带回安徽。

父亲开车来到天津见到我,没有多说什么言语,从天津到安徽我家的路程1100公里,需要十几个小时。在这漫长的十几个小时里,横跨河北、山东、江苏,经历了各种天气,但我父亲始终没有跟我说任何一句话,我彻彻底底感受到他对我失望至极的情绪。

所以当年六月份的时候,废物的我实在是感觉没脸在家里生活了,看着是个活人,但我其实是个死人。我最终鼓起勇气找父亲,问他能否最后相信我一次,他眼神里闪过一丝亮光,不断跟我强调,希望我要好好努力,不要怕吃苦。

想了很久我还是决定要重返天津,父亲把家里闲置的一辆小菠萝*大众Polo给了我,在我开着它临出发前,他在二楼的窗户边看着我,在发现我也回头看着他的时候,他假装没有在看我然后转身回到了客厅。

就这样我带着一两千块钱,开着一辆小车回到了天津,又是一段1100公里的路程。我辗转来到现在的单位,在天津的滨海新区。

那天我到单位入职,除了见到了很多稀奇的电气设备以外,天气也十分炎热,周围一切陌生的环境。人事安排员工对我做了几日的基础知识培训,然后就把我交给了车间的班长——一个现在我见到还会很敬重的喊大哥的中年男人。他让我进入班组跟着工人们去学习,但我从心里开始抗拒,因为我眼高手低,自觉大学生不该干如此脏累的工作。在工人们热火朝天工作的时候,我就偷偷找地方猫起来,后来他告诉我:“为了工作尊严真的不重要。在这里,不管你什么学历,你都得放低你自己的身段。”所以也就是因为这句话,让我真正的脱胎换骨,为了生存,的确没有什么放不下的。

在车间陆续做了一年的时间,一线工人的工作辛苦至极。我记得最深的是有段时间我天天晚上上夜班,每个工作日的时长达到了惊人的16小时(没开玩笑)同时每次下班回家都会有一身的粉尘还有玻璃纤维,因为风力发电设备制造行业这两样东西占比十分高,累到倒下就可以立马睡着。但正是因为一方面不想父亲再对我失望,另一方面我开始明白人始终得脚踏实地,心里寻思这一次破釜沉舟,就算累死也不可以放弃。

于是这样辛苦且白天黑夜颠倒的工作生活我持续了一年。

每次在车间工作一整夜,早晨从单位出门的时候,我点上一颗香烟,鼻腔里每一个毛细血孔都在贪婪的享受烟草的味道,是一种充实、满足的感觉,不过很可惜的是我再也体会不到这种愉悦的感觉了,在一年之后我升职,工作的场所从车间升级到办公楼,工作内容也从车间面对各种电气设备到做行政管理工作,再也没有了劳累且有大量空闲时间可以摸鱼,并直到现在。

新的工作又带给我新的挑战,虽说在办公室里做做Excle并不算怎么辛苦,但与人打交道又是一个难题。由于我社恐的性格,每次跟陌生人说话都会结巴,不仅不自信,而且我以前不怎么爱说话,语言组织能力比较差,所以我又开始逐步的克服这些困难,慢慢的拓展自己的工作关系。单位里几千人我都认识的差不多了,跟我熟络的同事经常开玩笑说我是“交际花”,什么人我都可以进行沟通,终于我得到了认可。

再之后,从去年开始我陆续去单位在全国各地的项目部出差,也正是因为我朋友圈的定位在中国一个又一个地方遍地开花,朋友们开始羡慕我这种四处溜达的生活,直到现在我开始厌倦。父亲对我这几年的成长很欣慰,觉得我真正懂事了,一直不停鼓励我不要在一个地方固步自封,年轻人需要多闯荡历练,同时明显感觉他对我开始骄傲。

最后说回现在,到8月23日我就已经正式工作满三年了,这三年我学到最大的本领就是自信,还有面对困难不再畏惧的品质。最近跟父亲通话,表达了自己厌倦了到处出差的生活,想回上海拼搏一番的想法,也许他真的对我放心了吧,鼓励我勇敢的踏出来。我开始思考到底是为了生存而去工作,还是为了生活。奔波在外总是让我悬而未决。所以有些概率是,我可能在最近不知道多长的时间内,从现在的单位离职,然后换一份其他的什么工作,也许新的挫折会到来,不过最起码这三年给予我的宝贵经验可以支撑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废物,让时间给我一个新的答案。

有时候偶尔会梦见以前在一线当工人的工作生活,开始怀念在经历充实劳动后吸第一口烟雾入肺的感觉与味道,但似乎已经不会再回去了。

虽然说困扰当下年轻人最大的问题是迷茫,但自信始终没错,而自信永远是年轻人最大的资本。是选择让自己烂掉吧,还是彻底的燃烧,钢铁怎样炼成的方法始终攥在我们自己手中。

作者: Jianfei Wang

4 条评论
    沫言 回复
    沫言2022-08-20 22:56

    加油

      Jianfei Wang 回复
      Jianfei Wang2022-08-20 22:57

      弟弟也要努力

      @沫言
    颖 回复
    2022-08-20 23:50

    所以我一直都说飞飞可以的!

      Jianfei Wang 回复
      Jianfei Wang2022-08-20 23:51

      Thanks!

      @颖
©️2020-2022 Jianfei Wang 14 ms
Home RSS Sitemap Monitor Support
        
本博客已强力驱动